《想像共同體》第2章 文化根源

指導老師:許義雄老師

學生:蘇志榮991208

民族主義不應該被有意識的信奉各種政治意識形態,應該與文化體系聯繫在一起,才能真正理解民族主義。(p.49)安德森在本章透過宗教、王朝與對時間的理解三個面向,試圖闡明文化體系對民族主義形成的影響。

宗教

人的生命中充滿了必然與偶然的組合。「死是必然;但是如何死卻是偶然。」如果生是必然,但生為何種種族、使用何種語言、性別、體格…,或是生下來殘障、疾病…等苦難卻是偶然。長久以來宗教對於生命中的偶然,試圖提出解釋,扮演著安定人心的信仰角色。但當啟蒙運動與理性主義的除魅,造成了宗教信仰的退潮,人的受苦並未隨之消逝,要求解釋生命「偶然性」的需求並未退潮。民族主義扮演將宿命轉化為連續,將偶然轉化為意義的角色。

王朝

「君權神授」理所當然的正當性衰退之後,國家政體興起之際,有賴「民族的想像共同體」為政權提供正當性依據。

對時間的理解:(simultaneity)同時性→共時性

同時性

我們自己的同時性概念=共時性

與時間並進的同時性

同質的、空洞的時間

主隨時降臨(p.60)「彌賽亞時間」:過去和未來匯聚於瞬息即逝的現在。(p.61)

橫斷的、與時間交錯的;標示它的不是預兆和成就,而是由時鐘和日曆所測量的,時間上的一致。(p.61)

宇宙論與歷史無法區分

宇宙論和歷史間出現鴻溝

人們理解世界的方式正在發生根本的變化,這個變化,促使人們開始尋找一個能將博愛、權力與時間有意義連結起來的新方法「民族」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
身體運動文化讀書會

bodycultu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